页面载入中...

澳大利亚东部迎来雷暴强降水天气 山火形势仍严峻

admin 4455ee免费在线观看 2020-01-21 226 0

  “虽然我很不喜欢下定义,作家很难用一句话概括,但是我觉得石黑一雄的写作是挽歌式的。”孙甘露认为,石黑一雄在写作中,一直在哀叹,一直在缅怀追忆,这是他最为明显的写作风格。

  “追忆”也是诸多学者、读者探讨过的石黑一雄的写作母题。“我觉得他在探索他记忆的功能。” 陆建德说。

  受到全球化背景影响的有移民身份的国际化作家很多,较为知名的除了石黑一雄,还有奈保尔、拉什迪、库切等人。

  “在这四个人当中,我觉得石黑一雄更加特别一点。”黄昱宁提到,“其他作家可能会用更加细节、具体的东西去表达身份焦虑,比如说库切就特别明显。但是石黑一雄选择了另一条路,他选择用一种更高的视角,关注的是克隆人、民族神话寓言,这都是其他的作家并没有的。”

  陆建德认为,石黑一雄之所以选择这样个人化程度不强的视角,建立在他对记忆探索的角度之上,“人在回忆的过程中,有很多东西是不可靠的甚至带有自我欺骗的因素。个人是需要坦诚回忆的,即使是困难重重。作为一个国家来讲,也是应该回忆的,国家的回忆同样很重要。”

  石黑一雄的第一部长篇《远山淡影》就表达了这样的探索。书中描写了二战后一位日本女子悦子带着孩子移民英国。战争和个人经历都在她身上留下了创伤。悦子有意遮掩起这些创伤生活下去,通过她的回忆,读者才慢慢拨开她的自我欺骗看到真实。

  让他获得布克奖的名作《长日留痕》也是这样一个故事。小说以达灵顿勋爵的管家巴特勒为第一人称展开。在巴特勒的叙述中达灵顿勋爵是真正的绅士,高贵而又伟大。但通过他一段一段的叙述和闪回,读者渐渐发现他的叙述和记忆是可疑的,到最后,通过巴特勒叙述的片段,读者拼凑出的达灵顿勋爵不但算不上伟大,还成了纳粹的傀儡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澳大利亚东部迎来雷暴强降水天气 山火形势仍严峻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